ZAO过之后“换脸风”背后的绝美幻象与身份焦虑
ʱ䣺 2019-09-11

  8月30日,一款名为ZAO的应用程序爆火。在这款app中,用户只需上传一张自身照片,就可通过

  上线仅一天,ZAO官方微博表示,“这个月花700万租的服务器,今晚已经消耗1/3了。明天如果继续火爆,只能做严格一些的限制”。

  8月31日下午14时,ZAO已经从App Store免费应用总榜的第138位冲到了第2位,并成为娱乐类App的首位。

  由于AI换脸的高逼真度,不少人担心这是否会威胁人脸支付的安全性?同时,ZAO的一系列推责协议也引发了网友对于肖像权与隐私权问题的讨论。

  其次,由于ZAO使用的开源代码“deepfakes”最早曾被用于情色电影换脸,此次由AI换脸引发的伦理问题同样令人担忧。

  从技术角度来说,ZAO玩的是一出新瓶装旧酒的把戏。早在2017年,支持ZAO的AI换脸技术就已面世。在Reddit平台上,用户“DeepFakes”曾发布过一个自制换脸视频,将中演员的脸替换成斯嘉丽约翰逊的脸,引发海外媒体热议,AI换脸技术从此有了另一个别称——deepfakes。

  今年2月,B站UP主“换脸哥”采用“deepfakes”技术,将94版射雕英雄传中的朱茵换成了杨幂。合成视频中,杨幂的面部轮廓、表情动作与原版朱茵相差无几,效果出神入化。视频发布后,微博话题#将朱茵的黄蓉换成杨幂#阅读量高达1.1亿,AI换脸技术也随之正式进入国人视野。

  对于大众而言,AI换脸可能是横空出世的潘多拉魔盒。但在业界,由AI换脸技术引发的虚假证据、零成本谣言等问题早已被广泛讨论。

  据钛媒体报道,已经有检测人脸识别的厂商开始服务,识别率可以高达99.6%以上。同样,8月31日中午,蚂蚁金服官方回复称:“不管换得有多逼真,都是无法突破刷脸支付的。”

  除了安全问题之外,ZAO还引发了大众对于互联网隐私的讨论。然而值得注意的是,有隐私权和肖像权隐患的App远远不止ZAO一家。在此之前,Facebook数据泄漏事件就曾暴露过互联网的隐私泄露问题,苹果、谷歌、亚马逊等互联网大鳄也曾相继承认监听用户谈话。

  在隐私泄露的问题上,ZAO不是起点,也绝不可能是终点。作为行业的普遍问题,此次讨论更像是人们对互联网隐私泄漏担忧的最新一轮表现,但焦虑依旧不足以撼动用户“隐私裸奔”的现状。

  不论ZAO有多大的隐患,关键在于技术的发展是难以逆转的,而满足某些低端需求一直是技术发展难以摆脱的负面影响。正如摄影技术诞生之初,情色电影曾让不少人高呼技术之弊,但是电影绝不只有情色这一种。随着时间的推进,电影逐渐被开发为能够承载深刻思想的新兴载体。

  从历史的经验看,完全迎合人性之恶的技术应用方式绝对会被淘汰。换脸技术如果仅仅局限于情色电影等低端区域,必然掀不起大风浪,这是对人之本性的信心。一项技术从诞生到成熟应用必然需要一段时间,在此之前,没必要过度惊慌而将其扼杀在摇篮中。

  比起AI换脸引发的安全与隐私问题,更值得思考的是:“引诱”人们进行AI换脸的深层次动因是什么?

  2018年12月,捏脸软件Zepeto爆红。通过这款APP,用户可以通过照片创建定制版个人虚拟形象,随后可对面部进行精细打磨,俗称“捏脸”。在完成穿衣搭配,“房间”装饰后,用户可以用虚拟形象与朋友、名人合影,代替真身开启社交之旅。

  从本质上说,“捏脸”就是美颜。与传统的美颜相机不同的是,Zepeto摆脱了千篇一律的美颜滤镜,用户可以按照自己的审美,自由捏脸,重新定义美的方向。

  从平台提供的视频素材看,ZAO继承了Zepeto的颜值生意经。ZAO上目前热度最高的素材视频为“混剪 亚洲男星颜值代表”,朋友圈里广泛流传的是换脸陈冠希的小视频。同时,在ZAO的换脸过程中,用户的脸同样经过了磨皮美白、亮大眼睛、尖下巴的美颜设置。

  形象美化只是第一步,更旺盛的是对于“名气”的渴求。从Zepeto到ZAO,用户的自我定位从“我与名人合影”转变为“我就是名人”。傻瓜式的操作使得人人皆可秒变明星,满足成名梦。而对于成名的渴望,正揭示了集体注意力有限与个人表现欲无限的深层次矛盾。时代的聚光灯只会照到小部分人身上,作为被遗忘的大多数,大众需要通过种种手段表明自己的存在,即便只是掩耳盗铃式的娱乐。

  Zepeto在朋友圈流行一周后销声匿迹,此后一直在社交类APP的20-30名附近徘徊,有人预言这也将是ZAO的命运曲线。在一时的新鲜感之后,用户会发现自己与明星的真实差距,香港马会综合挂牌!很快兴味索然,弃之不用。然而引人深思的是,从美颜相机到Zepeto再到ZAO,尽管时尚潮流瞬息万变,但是其后驱动行为的人性欲望亘古不变。

  从古至今,人类对于外表之美的追索从未停息。从制造简单的装饰品,到现代的节食整形、昂贵的服装和妆容,再到一键美颜,只要人们美化自己的欲望还在,就会有无数个ZAO前赴后继而来。

  另一方面,人们通过换脸将自身置于《武林外传》、《致青春》等影视剧里的名场面之中,既是对明星身份的渴求,也体现出了平凡人物想要参与历史进程的渴望。人人都幻想自己是名场面里的高光人物,一举一动万人瞩目。从根本上来说,这也是芸芸众生对于“我之存在毫无意义”的消极抵抗,是人类对于生命之意义的不懈追求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说,ZAO对“人类追求美之过程”的简化、以及社会地位的赋予与归属感的建构,才是这类制造虚拟形象app背后的价值实体。换脸不仅仅是贪图盛世美颜,更是对低投入高回报、以及重新建构身份的虚拟权力快感。

  ZAO的问世,凸显了人们对于虚拟身体的强烈渴求。BeautyCam美颜相机在2018年3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,有42%的人表示自己会使用一个以上的软件修图,修图时间在30分钟以上的人占到了20%。当人们面对现实生活中无法轻易改造的肉身时,往往会转战到屏幕编辑理想的自己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5G引领的技术浪潮下,AI换脸只不过是一小块“敲门砖”,全民VR时代即将开启。在技术赋权的未来,或许人人都可以抛却与生俱来的沉重肉身,拥有轻盈完美的数据化身体。那么,在这条引导人们“去身体化”的道路尽头,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?

  身体带来的麻烦是显而易见的。作为先天性的存在,它不由得自主选择,天然地具有美丑之别,并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不公正待遇。从更广泛的社会意义上说,身体所象征的种族、肤色、性别皆是引发种种不平等的根源因素。如果人类能将身体完全数据化,那么现在所讨论的种族歧视、女权、同性恋等基于身体的根本问题皆可迎刃而解。

  仅就当下而言,那些经过美颜相机量化生产的图像已让不少人心生厌倦。千篇一律的卡姿兰大眼睛、高挺鼻梁、锥子脸常常让人分不清谁是谁,个人的特性被单调的“美”所抹杀,虚拟替身的完美会演变成另一种不完美。

  苦难常常是真实性的保证。在智能时代,身体既是局限,但也是真实性最后的边疆。对于虚假极乐与痛苦存在的抉择,根源似乎在于:真实究竟是人类无谓的执念还是生存之意义?